搜索

“连坐式孝顺”让子女很反感,而老人却总是认为理所当然!

发表于 2023-02-01 00:18:14 来源:牡丹新闻网

我妈就是这种人,总要求我们兄妹对她娘家人要孝敬,我这个出嫁女也不能幸免。稍有点怠慢了,她就说我们看不起她娘家人,说她娘家人没权没势没钱,我们就不认这些穷亲戚了。

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尊重妈妈娘家人,不管是外婆、舅舅、还是小姨,我们都亲如一家人。

特别外婆在世时,每年过生日,我们兄妹几个都打大的红包给外婆,对外婆关心备至的。

和外婆家住得不远,有好吃的都去接外婆过来吃,每年的重阳我都买一套衣服给外婆。

外婆过世时,妈妈说舅舅家里困难,没人帮,要我们给多点份子钱,我们一声异议都没有,每个给了二千,其他亲戚都是给二百。

那些亲戚看到我们出份子钱那么多,个个都对我妈说:“你真有福气,孩子一个个都有本事,办这件事你家的孩子帮了很大忙。”

我妈听了,口头上虽装谦逊,心中其实得意得很,觉得自己特有面子。

没结婚之前,每年春节年初二必要去舅舅家拜年的,那时候单身一人,陪她去那倒是乐意的。

但是结婚后,各有各的家庭,各有各的亲戚要走,特别是哥哥弟弟们,他们也要陪老婆回她的娘家,还得年年陪着妈妈去舅舅家探亲,就有点讲不过去了。

可是妈妈就不管,每年年三十吃年夜饭的时候,就宣布年初二的行程,要几点到亲舅舅那里,几点到堂舅舅那里,把行程都安排得满满当当的。

不管我们提出什么异议都不容我们反驳,说我们的风俗习惯就是,先要走了年长的亲戚才能走后辈亲戚,说长幼有序,不能乱了规矩。

两个弟媳是外地人,一年就回一两回娘家,难得春节回去看看自己的亲人,都想初二就回,可以住多三两天。

春节又是车流高峰期,出门早点就可以避开了拥堵的时间段。

但每年年初二,我妈就安排好我们必须先去舅舅家才能走其他亲戚。

所以每年年初二,我们都忙得鸡飞狗跳,早上六点起来杀鸡开年,开完年就马上收拾礼物出发去舅舅那里,而孩子们都是在睡梦中被叫醒,怨气连天的。

舅舅家住在邻效,车程就十分钟,哪怕我们八点出发,依然是塞车,十分钟的车程有时候足足要花三十分钟。

赶到舅舅那里,娘家是外地的两弟媳,饭都来不及吃,放下礼物,给了红包,就匆匆地赶着回娘家了,每一年都如此。

而这个时候出发,他们都得经历塞车这一痛苦的过程,本来车程就要三个多小时,如果遇上塞车就得花上四个五个小时,回到娘家都是下午了。

我和哥那家就不用急,可以陪妈妈一起在舅舅家吃了饭再走。

在亲舅舅吃了饭,又得陪我妈去堂舅舅家,拎着一袋袋的礼物,一家一家去分,给红包老人和孩子,聊上几句又走下一家,就一个过场。

连凳子都没坐暖,茶都没喝完又走了。很不明白这种探亲方式,既累人又没有什么意义。

其实妈妈一个人回娘家就好了,可以留在舅舅那里聊聊家常,但她就喜欢装面子。

认为一家子都陪她回娘家,亲戚们都夸她会教育孩子,儿女们都听她话,都孝顺她尊重她。

可她却不考虑我们的立场,只按她的意愿走,强迫我们去满足她的虚荣心。

后来大嫂实在受了每年都这样折腾,就和我妈商量,家里四兄弟,大家轮着来陪她回娘家,不用每年大家一起去,大家一起去,舅舅招呼我们也挺麻烦的。

不跟去的兄弟也给礼物和红包一起带去,人不到礼到,这样大家都好安排,不用非得一起去走过场。

一开始我妈听了,觉得我们都背叛了她,让她在亲戚面前假装起来的人设倒塌了,会被笑话的,说养大的儿女忘了娘,连陪回她娘家都不愿意,生这样的儿女有什么用。

大嫂也是有个性的人,不管我妈怎么说,就按她的想法来执行,我妈最后拗不过大家,只能听从大家的意愿了。

后来按这种方式后,大家都轻松了很多,不用每一年初二都像打仗一样忙得不可开交。

但我却是例外,因为我婆家人脉简单,都不用我去跟亲戚,时间都是由自己安排,我妈就看不惯我闲着,初二早上六点就来电话,等下回家接她去舅舅那里,她儿子的车坐不下她。

于是,每年年初二我都得跟我妈去走亲戚,现在快五十了,还得跟她去,虽然不情愿,但也习惯了被她使唤。

人家都说,家里的老人会帮自己的儿女省钱,但我妈却不是,她最希望我们能在她的亲戚身上花钱,那她才有脸子。

她娘家人不管红白喜事都要去我们去跟,而且份子钱还得按她指定的,少了她还不高兴呢。

连住院的,都要我们去看望,还得给点营养钱什么的。

她娘家有事情一定要去帮忙,不去帮忙就会被她独口诛心地骂,骂得我们好像不是她生出来的。

有次小姨半夜不舒服,又住在村子里,儿女都不在家,只有姨丈在家。

小姨打电话给我妈,说她天旋地转的,坐都坐不起来,怎么办?

我妈也没有主意,就打电话给我,问我怎么办?

我说这么严重还能怎么办,去医院呗。

我妈说:“你们表弟表妹都不在家,你姨也没有小车,姨丈一个人没办法带你姨出来,现在又是半夜,我都没办法开电动车去。

我说那叫姨丈打120就可以了,到医院我上去帮办手续就可以了。

可是妈妈说如果救护车不去,你姨怕有什么危险,那该怎么办?

言下之意就是要我开车去接我小姨出来,带她上医院。

我说我开车去接,晚上的村路太难走,我也不懂走,怕找不到。

我妈听我这么说,就马上说:“你过来接我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没办法,半夜三点,我开着车搭我妈去把小姨接了出来,回来车程用了两个小时,去到医院办完手续后,天已经亮了。

而我回到家又接着送女儿上学,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,一夜没睡的我,依然得拖着疲劳的身子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。

像妈妈使唤我们帮她娘家人是常态,只要是她娘家的事,我们都得接受她使唤。

一次舅舅和邻居吵架,我妈听说了,把我兄妹几个叫过去,说不能让别人欺负你舅舅。

其实这种邻里吵架很正常,没必要大题小做,本来小事都因为瞎掺和变大事。

但妈妈就不这么想,觉多人多势众,别人就不敢欺负舅舅了。

我都服了我妈这个人了,大辈子过去了,还是那么拎不清,还要我们做她的跟屁虫,听她的指挥。

春节又准备到了,我们又准备听我妈的发号施令了,真希望她能替我们想想,让我们自己选择愿不愿意听她的,估计也改变不了她顽固的想法。

随她便吧,能尽孝就尽孝了,再怕是想尽孝时,眼前已无人。




随机为您推荐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“连坐式孝顺”让子女很反感,而老人却总是认为理所当然!,牡丹新闻网   sitemap

回顶部